<dd id="jvc44"><big id="jvc44"><video id="jvc44"></video></big></dd>

<em id="jvc44"><ruby id="jvc44"></ruby></em>
<tbody id="jvc44"><noscript id="jvc44"></noscript></tbody>
    1. <em id="jvc44"><tr id="jvc44"><input id="jvc44"></input></tr></em>

      <rp id="jvc44"><object id="jvc44"></object></rp> <tbody id="jvc44"><pre id="jvc44"></pre></tbody>

    2. <em id="jvc44"><tr id="jvc44"><u id="jvc44"></u></tr></em>
      <nav id="jvc44"><center id="jvc44"><td id="jvc44"></td></center></nav>
      <em id="jvc44"></em>
      <li id="jvc44"><acronym id="jvc44"></acronym></li>

      深度 | 國安恒大恩怨史
      體育

      深度 | 國安恒大恩怨史

      2019年08月08日 20:20:23
      來源:豐臻

      null

      九年來,國安和恒大之間唯一和諧的一幕,是徐亮在天體進球后得到主隊球迷的掌聲,除此以外都是相互傷害。主要是恒大傷害國安。

      球迷之間在網絡上的謾罵大多無聊且不雅,但也只能承認這是足球文化的一部分,你無法想象第一運動很陽春白雪。那也不科學。

      天體和工體多年來一直是中超上座最高的兩個球場,恒大和國安一直是話題最多的兩支球隊。恒大和國安是怎么結出中超俱樂部之間最深的梁子的?這現象已經成了中超歷史的一部分,而且這種針鋒相對的敵意很可能會持續、發酵并加深,最終變成一種穩定的敵對文化。這種時候還嚷嚷要和諧就沒必要了,因為這是足球。足球該有點愛恨情仇。

      恒大跟國安的直接交鋒始于挖楊昊。

      2010賽季沖超后,恒大高薪挖國腳,而楊昊是自由身。當時北京國安國內球員的頂薪不超過100萬人民幣,工資水平在中超一直只是中游。

      恒大給楊昊開出的年薪是200萬人民幣。恒大還承諾了超高的贏球獎。出于經濟層面的考慮,楊昊選擇加盟恒大,太正常。但時任老總羅寧執掌國安多年,可能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中信集團的球員被廣州一個房地產企業挖角的現實,

      他需要花一些時間才能消化。

      羅寧絕對是中國職業足球歷史上最有意思的老總之一,這可能跟他副部級的身份有關。不是所有官員都處處小心行事、謹言慎行,但羅寧是一個說人話的官員。

      一個背景深厚的中信集團高層在管理足球俱樂部這種低端有好玩的事務時的那種高姿態,在羅寧胖嘟嘟的臉上活靈活現。羅寧向來在媒體面前直抒胸臆。在談及楊昊轉投恒大一事時,羅寧在多番言語里公開了他對剛剛入侵中超的恒大的態度。

      “都挖走了,中超就他一家玩了,怎么都是冠軍了。”

      “什么才叫豪門呢?這個問題以前已經討論過很多年了。投入少就不是豪門嗎?你能說阿森納花錢少就不是豪門嗎?”

      “別搞了三五年動靜挺大的,然后就消失了,不搞了,難道這樣球迷就能快樂嗎?”

      “比什么都別和中信國安比有錢,恒大再有錢也只是我們的冰山一角。”

      “我覺得這里要說的足球底蘊,很重要。”

      恒大當時到處挖角,只有國安官方的反應最劇烈。羅寧的高調反擊在某種程度上貼合了部分國安球迷超強的自尊心:國安是最牛的,國安是有底蘊的豪門,廣州恒大只是一支暴發戶球隊。

      也不能忽視媒體的推波助瀾。當時北京臺做了一檔專題節目叫《恒大猜想》,雖然主持開場白說這只是戲謔,但這條片子對恒大金元攻勢的諷刺還是成了經典,最后一句“世俱杯就靠你們了”,酸得史無前例空前絕后。以至于后來恒大真的奪了亞冠冠軍參加世俱杯,恒大球迷再把片子翻出來看時,又別有一番風味。

      2011賽季恒大在中超賽場第一次對陣國安,場外因素所醞釀的劍拔弩張的情緒也傳遞到了球場上。比賽中,徐云龍受傷倒地,與進場的擔架員發生了沖突,這種沖突情節很罕見。國安在比賽里兩度領先,穆里奇助恒大兩度扳平,最后的扳平球是門前捅射,球入網后,國安門將楊智痛苦倒地示意穆里奇在射門的時候犯規了,裁判則沒理會楊智。第二回合雙方在工體戰平,楊昊遇到國安球迷的噓聲,中場休息就被李章洙換下。

      名義上,那年國安是恒大的爭冠對手,但恒大在積分榜早早領先10分左右。恒大成軍只用了兩年時間就拿到了第一個中超冠軍,而國安用了15年。但這個時候羅寧和國安球迷看不上恒大還正常,那只是暴發戶的第一個冠軍,還不知道這暴發戶能堅持到什么時候。

      轉眼第二個賽季,恒大和國安在轉會市場上又杠上了。當時還剩一年合同的國安主力門將楊智被恒大看中。楊智是廣州人,回廣州拿高薪是個不錯的選擇,楊昊的事情可能要重演。但楊智那年冬天踢省港杯受傷了,傷停幾個月,這件事可能對最后的結局有影響。國安此時也已經接受恒大金元沖擊力所帶來的現實,不得不用漲薪的方式留住球員的心,國安那個較低標準的工資結構終于開始調整。

      楊智在2012賽季的冬季窗口發了一條只有兩個數字的微博:8、16。8和16分別是楊昊和黃博文此前在國安的號碼。這兩人都在一年前的冬季窗口自由身離隊。楊智這條微博的意思不難揣測,他有可能離隊,如果不能加薪續約的話。當時他應該想不到,半年之后,曾經的國安16號也去了恒大,國安球迷炸鍋。

      黃博文是國安培養出來的,離開的時候確實對媒體說過回國只回國安,沒想到反而加盟了國安球迷最討厭的暴發戶。當國安的球員頻繁被恒大弄走,球迷的心里落差可以想象,他們發現首都的豪門并不是中國球員最向往的俱樂部了,這意味著國安很難再具備爭第一的真實競爭力。這一年恒大在倒數第二輪奪冠的時候,領先了國安整整13分,最后一輪做客工體,里皮只讓一群替補去走個過場而已。

      2013賽季,黃博文隨恒大回工體對陣母隊,賽后繞場致謝球迷的時候,被極端球迷罵,被潑可樂。如果黃博文去的不是恒大,而是申花或者魯能,國安球迷的情緒未必這么夸張。當然這個假設不成立,也只有恒大會掏一大筆轉會費從全北現代引進黃博文,其它俱樂部則不會。

      這年恒大在聯賽和足協杯四戰國安3勝1平,直接交鋒戰績是碾壓。年末恒大中超積分領先國安26分,完成三連冠。恒大還拿到了中超球隊歷史上第一座亞洲冠軍。毫無疑問,恒大的巨大投入得到了豐厚的回報,這之于其它中超球隊完全是另一個層面的故事。國安引以為傲的傳統底蘊,在恒大王朝面前,不可能再有太多優越感了。但越這樣,國安球迷就越容易把這種論調當作武器:恒大的成績只是靠砸錢。

      雖然投入跟不上恒大,但國安還是喜歡較勁。2014賽季是國安唯一一個真正和恒大爭冠的賽季,這年國安的投入要遠遠低于恒大,但恒大引援效果不佳,全隊疲態明顯。

      倒數第二輪,恒大主場對陣國安,不輸球就提前奪冠。恒大集團把慶功典禮的道具提前準備好了,放在場邊先用黑色幕布蓋著。足校的孩子們一車一車專門從清遠拉過來,也是為了奪冠慶典。但邵佳一在終場前的任意球絕殺讓國安揚眉吐氣。那場比賽印象最深的不是邵佳一的絕殺,而是賽后馬季奇朝著客隊球迷區嘶吼著慶祝時的肢體語言,他狠狠指著腳下草皮,那股勁兒好像用盡了他余生全部力氣,意思是我們在恒大的主場干翻了恒大。

      最后的冠軍還是恒大的,恒大最后一輪客場1比1戰平了山東魯能。但就算恒大輸給了魯能,冠軍也還是恒大的,因為國安自己主場沒有拿下為保級死磕的河南建業。賽季結束后,羅寧還是在北京臺暢所欲言,暗示恒大為爭冠在場外做了很多小動作。他原話是這樣的:

      “在我心目中,不管是比賽的過程還是成績,我們是硬梆梆的,自己打出來的。那如果說有其它的因素使我們不能拿冠軍,那它就是我心目中的冠軍,沒加冕而已嘛。那要像那樣拿冠軍,那冠軍我都不一定要。那要它有什么意思啊?要我也道個歉,對不起啊,那個隊我真是對不起你們,本來這球該輸的怎么贏了呢?所以這冠軍拿的不太適合,要我我肯定這么說。一場球咱就算了,你來回這么弄,這個不公平啊!”

      羅寧這番話的意思,國安球迷解讀起來很簡單:恒大使詐了,使詐了才能力壓國安奪冠。想想也是有趣。一個副部級國企干部,因為球隊沒奪冠,在鏡頭前撒氣式地喊冤,如果不是因為中國足球,你沒有機會看到這一幕。無論恒大拿了幾連冠,羅寧的言論依然自我、本位、直接,他就是不服。

      “足球不是炫富和賭氣,不必羨慕恒大。”

      “俱樂部在中超能活到今天,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咱們聯賽現在貧富差距大到幾家歡樂幾家愁,有什么意義?”

      “我從來沒羨慕過恒大拿冠軍,這種冠軍有什么意義啊。把一個國家隊擱在一起再加上幾個外援就拿亞冠冠軍了,哪個國家隊的隊員擱一塊都一樣。關鍵是你的冠軍是怎么來的。”

      聽起來,兩家俱樂部有不同的建隊價值觀。但所謂價值觀背后的差異實質,只是兩家企業的訴求有所不同。羅寧自己說過:“對國安來說,買外援錢不是問題,只要是符合身價,符合球隊的需要,它的絕對數不是問題!但我們是國企,花每一分錢都要有責任。”

      聽北京同行說過一個故事,有次國安做客天體,羅寧走進更衣室里給球隊做動員,說你們進了球場抬頭看,看到兩個什么字?中信!(天體北門外正是中信大廈,曾經的廣州第一高樓)他希望通過這樣的鼓勵讓球員更有底氣。

      中信集團直接歸屬國務院管理,是部級企業,中國行政級別最高的企業,非一般企業可比。不要說曾經廣州第一高樓中信大廈,如今在建的北京第一高樓中國尊,將是中信總部大樓。羅寧“吹牛皮”的資本是實在的。但也正因為此,中信的位置擺在那兒,它搞北京國安足球俱樂部,可能確實有公益性質,可能確實是為了豐富首都人民的體育文化生活(不是所有正能量的話都是假話,這個還是可以相信的),你讓它通過搞足球來賺取品牌效應然后轉化為利益,它根本沒這個必要。

      恒大不一樣,作為一家試圖從地方擴展到全國的民營房地產企業,它的品牌建設和傳播是極其重要的。房地產瘋狂發展的十年,恒大集團瘋狂擴張的十年,恒大足球王朝的十年,這種重合絕非偶然。不能高估恒大搞足球的作用,但也不能低估恒大搞足球的動機。恒大對足球投入巨大,奔著冠軍去,某種程度上也開發了冠軍的價值——中國足球在商業層面的轉換價值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大,盡管它的投入看起來繞過了一個所謂的職業化市場,簡單而粗暴。

      羅寧站在鄙視鏈的上游看恒大,這是不公平的,也沒有必要。其它俱樂部也紛紛效仿恒大加大投入,國安反受中信企業性質桎梏了,所以最后不得不把俱樂部賣給中赫集團,這樣才能保證球隊在資金層面跟得上頂級豪門標準。中信國安不可能花4100萬歐元買馬丁內斯,不可能花5000萬歐元買特謝拉。

      同為國企但身處地方上的上港集團花5400萬歐買胡爾克,花6000萬歐元買奧斯卡,明顯也有自己訴求,無非只是跟恒大的訴求不一樣,上港是政治訴求。中信集團不需要政治訴求。

      國安和恒大有一個錯位,這個現象也很神奇。作為國務院直屬企業,中信根正苗紅,但它從來不標榜自己要為中國足球做什么貢獻,也不標榜自己代表中國足球。而恒大集團作為地方民企,喜歡往中國概念上靠。比如2013年東亞杯期間出臺的《國八條》,搞國腳監察團。恒大集團搞足校,振興中國足球的口號喊得響亮。

      2015賽季中超最后一輪,國安主場0比2輸給恒大,目送恒大在工體完成中超聯賽五連冠,自己則因為最后的兩連敗失去了亞冠參賽資格。那年國安亞冠小組賽成績還不錯,11分小組第一出線,但八分之一決賽被全北現代淘汰。而恒大不知不覺已聯賽五連冠,且又一次拿到了亞冠獎杯,成績上已經甩開國安幾條街。首都底蘊豪門的球迷這時已經沒辦法再嘲笑恒大是暴發戶了,他們最后一個主場在看臺上拉起橫幅:我們不要一個只會吹牛逼的俱樂部。

      對國安來說,那又是一個被恒大打趴下的賽季,俱樂部承受了很大壓力。賽季結束后羅寧又有一番言論:“我們今年自己被上半年的成績迷惑了,北京媒體把我們吹得也是不行了。連我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中超最會踢球的了。我們亞冠成績好?韓國球隊根本不想拿小組第一啊!人日韓球迷不看亞冠,只看國家隊。我搞不懂為什么這么看重亞冠的成績,和國家隊又沒有關系!”

      羅寧這話明顯針對恒大,但他不是假話,因為國安在最初那幾年確實不那么在乎亞冠,國安的獎金政策能體現這一點:中超的贏球獎比亞冠贏球獎要高。

      以奪冠之后的2010賽季為例,國安的中超贏球獎主場60萬、客場70萬,亞冠贏球獎不論主客場都只有40萬。到了2013賽季,國安終于把亞冠贏球獎提升到中超水準,都是單場100萬人民幣,但國安在中超還有一項附加政策,即如果對手的贏球獎高于國安(假設300萬),那么國安追加到跟對手一致(300萬)。所以還是亞冠贏球獎低于中超。

      恒大對亞冠的重視程度恰好相反。以首次參加亞冠的2012賽季為例,恒大亞冠聯賽贏球獎制度是“6306”,即贏球獎600萬,平球獎300萬,輸球不獎不罰,每晉級一輪,再獎勵球隊600萬元人民幣。2013賽季,在這個基礎上,亞冠還設置“為國爭光獎”,每場比賽凈勝對手1球,就額外獎勵球隊200萬人民幣。而中超獎金政策是“303”,贏球獎300萬,平局不獎,輸球倒罰300萬。

      恒大和國安就是兩個極端。前者通過巨額獎金刺激球員在亞冠賽場踢出好成績,這樣恒大在中國足壇的存在感會更強,也可以更貼近“為國爭光”的概念。而國安是國內唯一亞冠獎金低于中超獎金的球隊,羅寧說國安踢亞冠是真正的“為國爭光”,是為榮譽而戰,不是為了錢。

      根正苗紅的國企中信相信精神的力量,極少提及“國家概念”,野蠻生長的房企恒大相信金錢的力量,同時標榜“為國”。最后看療效,國安在亞洲賽場一直比較失敗,恒大不斷收割成功,這一點足以說明職業足球的成績跟資金投入密不可分。但國安就是看不上恒大的標榜。如果你問一位國安俱樂部工作人員怎們看待恒大,他會告訴你兩個字:惡心,不是恒大球隊惡心,是恒大集團惡心。

      中信到了最后不得不面對現實。足球對這家企業來說不太重要,他們也不可能打破自己的游戲規則瘋狂投入,所以他們選擇放手,只有把俱樂部大部分股份轉手給民營企業,國安才得以在中超的金元格局下繼續爭第一。

      國安轉讓的過程一波三折。2016年1月國安與樂視體育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樂視承諾2年內以20億元獲得國安50%股權,但雙方的合作在賽季中期宣告破裂,因為樂視方面資金鏈出現了問題。

      國安與樂視合作期間還有一件趣事:這個賽季國安0比3不敵恒大的賽后,樂視體育的海報把郜林作為主角,引發部分國安球迷不滿,他們認為樂視體育既然是自己俱樂部的股東,就不該漲對手士氣滅自己威風,而樂視一位編輯接受北京媒體采訪時則回應:“不能說贊助了國安,樂視體育就變成BTV吧。”

      中信轉頭與螞蟻金服和IDG資本談合作,但螞蟻金服的老板馬云也擁有恒大俱樂部的股權,有關聯嫌疑,交易談判被足協喊停。最后,房地產商中赫集團突然殺出,以64%的控股比例成為國安的新老板。

      中信卸下24年的足球重擔之后,羅寧對媒體說:“我們作為負責任的企業,也算是有一個交待。我們國企在很多方面沒法跟私企比,尤其是這種高度市場化的職業足球,國企有時候會不適應,所以我們也一直在想辦法對股權進行改革。能這么快達成改變合作,也是各方面努力促成的。以前我們(國安)是國企,現在則是民營企業家進入運營,也符合現在足球市場的規律。”

      這不是羅寧第一次提到市場規律。第一次提的時候,他在北京臺做節目,說有俱樂部高價買球員、給出超高薪水,違背市場規律。羅寧心里未必妥協了,但中信搞足球的姿態妥協了。中赫的加入,意味著國安在金元足球面前的那股傲氣不復存在。暴發戶恒大最初帶起來的節奏,首都豪門終于不得不跟上。就連周金輝給國腳開會的樣子都學了許家印的一半。

      當國安變得金元,球隊實力與恒大更接近,也就更加劍拔弩張。中赫的投入讓國安開始真正看到了沖擊冠軍的希望。

      中赫元年2017賽季,國安過得很掙扎,何塞因為戰績不佳下課后,德國人施密特接任,首秀就是對恒大,結果主場2比0干凈利落拿下。這是國安與恒大九年交鋒史上國安贏得最干脆最有說服力的一場,索里亞諾梅開二度,施密特的高強度逼搶戰術讓斯科拉里措手不及。

      國安沒有拿到亞冠資格,中赫入主后的第一個賽季難言成功。恒大則完成了可怕的七連冠,看似王朝無盡頭。受了刺激的周金輝決定在2018賽季大干一場,不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恒大在轉會市場上正面剛。國安說他們談好了奧巴梅楊,但恒大中途殺出抬價。雙方的恩怨升級。

      國安借北京媒體之口指責恒大搞引援惡性競爭,還扣上了“損害國家利益”的帽子。雖然這頂帽子有點胡來,但可能也看愣了對國家利益概念尤其敏感的許老板。這么多年跟國安明爭暗斗,恒大官方從來都很沉默,但這一次恒大坐不住了。

      在中國足協發布公告表示要對引援抬價這一傳聞進行調查后,恒大發了辟謠公告。隨后恒大又發一條公告表示不再從國外高價引援,要把重心轉向青訓,要向全華班挺近。

      恒大10個賽季,從來沒有在任何招數上被動過,但奧巴梅楊這件事是個例外。

      奧巴梅楊傳聞的連鎖反應,奠定了恒大在2018賽季丟冠的基調。外援陣容沒能加強,只是從泰達引進了一個平庸的后腰古德利,恒大喪失了牌面優勢,以至于上半段在積分上被上港落下了5分。夏季窗口,急于爭冠的恒大手撕了自己發過那條公告,從歐洲引進了塔利斯卡,從巴薩簽回保利尼奧。都是高價。如果賽季之初恒大按原計劃“高價引援”,恐怕不會丟冠。

      因為奧巴梅楊的事,雙方火藥味更濃了。2018年4月22日雙方在工體交手,56211名球迷進場看球,刷新了25年來工體上座率記錄。

      那場球恒大只有古德利單外援出戰,幾乎全華班,但恒大反而2比0領先早早控制全局。比埃拉、奧古斯托、巴坎布三叉戟首發的國安在補時階段連進兩球完成絕平,夠驚險。

      中赫國安在2018賽季真正吹響了爭冠的號角,一度17輪聯賽不敗,且在賽季中途長期把持積分榜榜首,不巧,把國安拉下馬的正好是恒大。聯賽第22輪,夏天姍姍來遲的塔利斯卡在補時階段絕殺國安,國安積分就此被恒大追平,被上港反超,從第一落到第三。輸給恒大之后,國安遭遇三連敗,爭冠路上突然崩盤。

      但國安還有點好,至少拿了個足協杯,終結十年無冠歷史。國安之前兩次在足協杯上遇到恒大都是兩回合被雙殺,好在這次沒遇到。

      但怎么說呢,足協杯的分量跟聯賽完全沒法比。當球迷喊出“我們是冠軍”的時候,多少有點底氣不足。小俱樂部拿個足協杯冠軍可以吹上天,但首都豪門不可能滿足于足協杯。周金輝在足協杯的慶功儀式上說,國安一定要拿聯賽冠軍,這是夙愿。

      國安把爭冠當夙愿的時候,恒大已經另辟蹊徑了:半推半就的集訓隊。國安永遠看不慣恒大的節奏,更何況恒大要挖國安的人。2019冬季窗口,有一天國安俱樂部突然炸鍋,恒大要以集訓隊名義挖國安幾名年輕國腳,周金輝怒得讓國安準備發布公告抗議,但后來克制住,準備好的公告沒有發出來。恒大挖人的事因阻力太大,沒有了下文,但恒大積極主動往集訓隊靠的姿態,已經被各家俱樂部所了解。國安因為被挖的人最多,怒氣最大。

      很多中超球迷對恒大的看法里夾雜著一些誤解,比如有人說恒大在總局的幫助下花2000萬就拿下了幾位年輕國腳。實際情況不是這樣。國安清楚真實的市場行情是怎么回事,韋世豪是按市場價以自由交易的形式離開國安的,所以國安方面從來不拿恒大豪購年輕國腳說事。但韋世豪在恒大橫空出世,增添了國安的悔意。

      施密特沒有把韋世豪練出來,卡納瓦羅把韋世豪練出來了。國安放給恒大的是未來幾年里中國最好的攻擊手。

      2019賽季冬季窗口國安繼續補強球隊,沖著聯賽冠軍去,恒大則把戰略重心放在“向全華班靠攏”,搞雙外援內規,鍛煉年輕國腳。賽季中途,恒大又遭遇王牌外援塔利斯卡大傷,郜林、于漢超、曾誠大傷,李學鵬、馮瀟霆斷斷續續傷,球隊不得不一邊換血,一邊咬牙。國安開局很順利,一路連勝,而且在天體拿下只有保利尼奧單外援的恒大,積分優勢領先到8分,氣勢比往年更盛。

      國安一邊嘲笑恒大“搞集訓隊諂媚上方”,另一邊享用恒大作繭自縛的果實,切實看到了今年爭冠的希望。

      天體的比賽有一個手球爭議。于大寶禁區里明顯手球,克拉滕伯格在觀看VAR之后沒有判點球。其實恒大方面當時對這個判罰沒有太多計較,但問題在于國安在多場比賽里遇到相似情況時卻能拿到點球,這個話題讓恒大球迷有了嚼勁。

      夏季窗口,恒大國安之間出現了一些詭異傳聞。保利尼奧換李可?黃博文換李可?因這種八字沒一撇的傳聞,黃博文躺槍又被國安球迷罵,他在社交平臺上懟國安球迷:別操心我的事了,想想你們最牛逼的隊怎么奪冠吧……很直接的懟。

      傷兵滿營且落后國安8分的時候,卡納瓦羅肯定想不到做客工體的時候已經領先國安4分。恒大的氣質在于堅韌、頑強,但這樣的局面還是超乎想象。而偏偏傷病是公平的,當塔利斯卡傷愈歸來,國安雙核之一比埃拉傷了,傷停兩個月以上,相當于下半賽季報銷。

      比埃拉一傷,國安沒咬住,雙線作戰三連敗。似曾相似的三連敗。

      恒大總是喜歡先立個牌坊,然后自己又偷偷把它砸掉。賽季初的雙外援內規在埃爾克森和塔利斯卡一同歸來后,不知不覺就被撤銷了。國安球迷當然嘲笑恒大,但這種嘲笑卻不傷及恒大毫毛。恒大在全華班和歸化球員上的爭議事件被國安球迷笑話,會阻礙他們賣房造車嗎?答案很清楚。那年亞冠決賽之前突然違約拿掉東風啟辰的胸前廣告也不礙事。恒大不是一家純粹的職業足球俱樂部,他們考慮的東西不只是足球。

      更現實的情況是,此消彼長,國安傷了核心,倉促之下換了個后腰,恒大以滿員陣容領跑積分榜,而且每個人狀態都很好。

      被恒大在積分榜上逆轉領先4分后,周金輝決定換掉施密特。這個決定有賭博的意思,恒大的強勢反彈似乎讓周金輝亂了方寸。而眼下,恒大拿到了一個爭冠路上一箭雙雕的機會:周末恒大若在工體取勝,將追平中超13連勝的最長連勝記錄,直奔冠軍和史無前例的14連勝而去。如果真是這樣,對國安未免太殘酷。恒大的投入始終高于恒大,所以這個結果也正常。

      九年來,國安是恒大交手次數最多的球隊,共22場,沒有之一。國安有很多死敵,泰達、魯能。但只有跟恒大的對抗才是大流量對抗。

      恒大和國安恩怨交織的九年時間里,恒大從暴發戶變成了底蘊豪門,國安從底蘊豪門變成獎杯數望塵莫及。國安始終被恒大壓制,但國安有一點好,這么多年無冠,工體始終有人看,有人看,有希望,好像也就夠了。國安也在妥協,但也不愿意丟掉自己的倔強和傲氣。就算十年無冠,國安還是會死磕下去,這個最重要。

      國安討厭恒大,恒大討厭國安,就這么繼續下去成為宿敵,沒有什么不好。在對抗中堅守至少不乏味。(完)

      152彩票计划